著名人物
董卿:是什么成就了她的今天
著名人物 2020-03-25 16:15

站在央视的舞台上,董卿光彩照人。她那优雅从容、大气谦和、知性亲切的形象,深入人心。

很多人喜爱她,也有很多人好奇,是什么成就了董卿?

这是一条无关一夜成名的成长之路。

所有的光环、掌声、赞美,不是加之于我个人的

这是一个奇特的元宵节,身在澳洲,正逢盛夏。

直播开始了,站在悉尼歌剧院的舞台上,董卿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为了这场在上海大剧院和悉尼歌剧院之间连线、向全球127个国家转播的大型直播音乐会,她已经闭门不出一个星期了。

抵达悉尼后,她就把自己关在宾馆的房间里,从早上醒来就开始背台词,直至晚上入睡,连刷牙的时候嘴里都念念有词。所有中英文台词早已烂熟于胸,可悉尼是什么样子,她却全然不知。

双语主持、现场直播、和老外搭档、身在异国她有太多紧张的理由。

然而,当上海大剧院现场的镜头跨过重洋,传送到眼前时,她赫然发现,在上海主场的两位主持人也格外紧张,她顿时释然。

而后的两个小时,直播进行得精彩、顺利、分毫不差,董卿的表现堪称完美。

就在第二年,她拿到了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。

那时候,董卿在上海已小有名气。她主持的《相约星期六》《视听满天星》《新上海游记》等栏目收视不俗。一切都按部就班,而就在此时,新的机遇降临了。

2002年春节刚过,央视成立西部频道,频道总监尹力正是上年金话筒奖的评委之一,他对董卿印象颇深,向央视力荐董卿。

笔试、面试、试镜,一一顺利过关。最后关头,董卿踌躇了。她现在工作如鱼得水,要放弃这一切,需要割舍的太多了。

她并不是那么勇敢,也经历了痛苦的纠结,而最终,她下定了决心,迈出了这一步。

所有的光环、掌声、赞美,不是加之于我个人的,而是给我身后的团队,给我所归属的央视。显然,是央视这个汇聚人才、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华人的平台,塑造了今天的董卿。

人生的底色

平台已然搭建,而仅有平台是不够的,机遇只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头脑。董卿的经历,正是生动的印证。

董卿的父母都毕业于复旦大学,学新闻的父亲曾任《嘉兴日报》副总编,对董卿家教甚严。

父亲认为,对孩子来说,只有学习、锻炼和劳动是必须的。于是,董卿在个子还没有洗碗池高的时候,就被要求站在板凳上洗碗;上学后,晨跑成为每天的必修课;进了高中,每年寒暑假都必须出去打工,在商场当营业员、到广播站跑腿兒、去宾馆当清洁工,这些董卿都经历过。父亲对这个独生女兒不宠不惯。

董卿的母亲是位大家闺秀,聪慧善良,总是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。母亲虽毕业于复旦物理系,却格外热爱外国文学,董卿兒时的假期书单总是密密麻麻地由母亲写着《简?爱》《呼啸山庄》《战争与和平》这样的外国经典名著。她很感谢母亲,帮她养成了坚持阅读的习惯。

而今,只要不是为节目连轴转的日子,她都会抽出两个小时来阅读。董卿说,她近来读的两本书,一本是历史文化读本《芳心似火》,解说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等方面的风物;一本是印度著名心灵导师克里希那穆提的《爱与寂寞》,她借此丰满心智。

不难看出,在这个刚柔相济的家中,良好的家风为董卿氤氲出一种端庄有礼、勤奋守责的人生底色。

没有捷径

进入央视后,董卿度过了一段极为清苦、寂寞的时光。

当时西部频道录制节目的地点远在大兴,录完节目,她提着大包小包的衣服鞋子,站在大兴的街头,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等待出租车。

那样的时刻,她会想起离开上海前录完最后一期节目时的情景,夜里两点多,我一个人开车回家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当时只知道这个地方不再属于我,而且是我自愿选择离开的,没有人告诉我这种选择是对还是错。

董卿在央视接手的第一个节目是《魅力12》。两场节目录下来,制片人很意外新来的这位主持人不死背台词,还敢于对节目提出建议,他对编导们说,以后你们多听听董卿的意见。受到鼓励的董卿开始为每期节目熬夜。她不再单纯依赖撰稿人提供的台本,而是努力发掘制片、编导没有想到的部分。

董卿耐住了寂寞,也承受住了失落的考验,在精益求精中静静等待着。

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 本故事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