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故事
疯狂娃娃
历史故事 2020-01-17 18:09

喀吱喀吱,喀吱喀吱喀吱

三个月大的拉布拉多犬,蜷缩在薄盎子堆成的温暖小窝中,做着香甜的梦。但在下一刻,它突然惊醒了,它听见了一种咬合声,是野兽啃噬猎物时发出的声音。

小拉抬起头来,睡眼惺忪地用鼻子四处闻嗅,循着那奇异的喀吱声而去,它经过了饭厅,来到了厨房,它看到厨房深处,有两个深红色的亮点。它本能地朝那亮点低吠两声,夹着尾巴往后退,它知道那是一双眼睛,也感觉得出那一双眼睛散发出一种令它不敢招惹的气息。

小拉躲回小窝,缩瑟着,呜呜几声,它还很小,它希望多被抱抱。喀吱喀吱喀吱,兽咬声持续不停,且越来越近,小拉在恐惧之中再度进入了梦乡,它似乎做着噩梦,它的身子随着噩梦不时颤抖,伸伸腿、抖抖爪子什么的。

啊!小拉,看你干的好事!婷婷叉着腰,怒气冲冲地骂,她俯身蹲下,将惊醒的小拉抱起,拖起它的屁股,拍打几下。

小拉的窝边散落着棉花和绒毛布,有些较大块的部位,看得出来是手和脚,脚上有黑布缝成的指印,其他诸如嘴巴、眼珠子等部位,乱糟糟散成一团,在这些东西变成这副模样之前,它是一只叫做粉粉的粉红色熊型玩偶。是前年致嘉送给婷婷的情人节礼物,价值六百九十九元。

婷婷双手捧着小拉的双肩处,将脸靠近小拉鼻尖,皱着眉头斥责: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吗?你为什么这么顽皮?

小拉吐着舌头,它哪里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,它甚至忘了昨晚的喀吱喀吱声,只知道今天一早上醒来,小窝旁边就散落着粉粉的断肢残骸,它也老实不客气地咬个几口,就让伸着懒腰走出房门的婷婷看见了。

婷婷莫可奈何地替粉粉收尸,在小拉碗中倒了些饲料,她将粉粉的毛皮棉花装成了一袋,拎到客厅坐下,呆愣愣地拨动袋中粉粉的鼻子,越想越不甘心,她拿起电话,快速按着键。

致嘉──小拉把粉粉咬烂了啦!婷婷叽里呱啦地向致嘉抱怨起来,许久之后,才哀怨地挂上电话,换衣化妆,准备出门赶搭捷运上班。

婷婷离去前,又拍了拍小拉的屁股,捏着它的耳朵说:你不要以为你可爱,就可以为所欲为。你下次再不乖,我就会狠狠地打你,或是把你丢到街上去,让你当流浪狗,知道吗?

汪!小拉开心地叫,拼命摇着尾巴,它以为婷婷花费很多时间换衣之后,终于要陪它玩了,以至于见到婷婷关门外出时,小拉呜呜地哀叫不已,不停扒抓着门。

好一会之后,小拉垂头丧气地远离门边,开始了它一整天的探险,它在客厅绕圈,什么东西可以咬,什么不可以咬,小拉可记得一清二楚。在客厅里转了一圈,它觉得有点累,趴着歇息一下,继续探险,婷婷的卧门是紧闭的,另外一间房则未关上门,里头有一些矮柜,摆放着书籍、饰品,在房中另一侧的地毯上,堆放着超过一百只的玩偶,有大有小,形形色色。

这些玩偶大都是致嘉送的,也有小部分是婷婷自己买的。小拉走到了地毯旁,对着几只玩偶闻嗅一番,挤了进去,抓抓扒扒,它觉得这样十分舒适,很像刚出生时,它和兄弟姊妹挤在一起抢奶喝的感觉,虽然它早忘了那时的一切了。它在娃娃堆中睡了一会儿,迷迷糊糊之中,又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——喀吱喀吱,喀吱喀吱喀吱。

B

绒毛娃娃虽然结实不到哪里去,你来咬也不见得咬得破,何况是三个月大的小狗。致嘉对于婷婷着叙述感到不可置信。

是你不懂!如果是三个月大的玛尔济斯、博美什么的,当然咬不破,但是小拉是拉布拉多,三个月已经很大只了,它现在快跟路上的小野狗差不多大了!婷婷不满地反驳,况且粉粉乱七八糟的身体就在它的窝边,不是它咬的难道是我自己咬的?

很有这个可能啊!致嘉回答。

两人打打闹闹来到了热闹的市街,在几台夹娃娃机台前逗留了一会,失去了十几枚硬币,得到了几只小娃娃。跟着他们来到了精品店中,决定要买一个能够代替粉粉的熊型玩偶,两人挑选了许久,婷婷看上了一只四十公分高的鲜黄色熊玩偶,比原先的粉粉略大。

在回程的车上,婷婷已经替它想好了名字,叫橙子。两人买了宵夜,又租了两片热门电影,回到了婷婷的家。

小拉!好久不见了,真的变成大狗了!致嘉逗着在门边蹦跳不已的小拉,他在一个月前来到婷婷家时,小拉只有这时三分之二那么大。

你看!婷婷将装着粉粉尸残骸的塑料袋,拿至正在将宵夜装盘的致嘉面前说:这是小拉干的好事。

摇着尾巴在窝边激动吃食饲料的小拉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抬了抬头,又低下头猛吃。致嘉接过那袋娃娃残骸,播弄一番,拿起几片断肢,看了看,不明白地说:它这个年纪,大概牙齿痒吧?www.5aigushi.com

婷婷指着小拉的小窝说:我早就买了狗骨头让它咬,结果它还是咬粉粉了。

两人一面吃着宵夜,一面观看电影,一连将两片热门影片看完,这才感到了疲惫,致嘉伸了伸懒腰,佯装将要返家,他打着哈欠说:好晚了,我得回家洗澡睡觉了。

干吗回去,在这里洗澡睡觉啊。婷婷收拾着宵夜餐盘。

不太好吧,孤男寡女同处一室。致嘉夸张地说,你不怕发生什么事吗?

随便你。婷婷瞪了他一眼,逗着小拉玩闹一会儿,回房拿取换洗衣物,看看致嘉还赖在客厅,便说,我要洗澡啦,你要一起洗还是回家自己洗都无所谓,你决定吧。